鳗鱼盖浇狐狸饭

三流写手

这是一条请假lof

最近要写的论文太多在等着我

再加上写东西没什么手感,写一长段又反复删掉

所以暂时不更新啦 么么大家


【星鬼】boyhood

伪兄弟设定,一个关于少年时代的故事大纲。球球 @小鲸鱼跃龍门 快点把我的文安排上。

【王琳凯】

什么是少年时代?

是望着窗外齿尖咬下去的绿箭薄荷糖,是因扣篮而飞扬起来的T恤下摆,是翻越学校矮墙时得意的笑脸。

这段时光,哪里有什么烦恼什么忧愁,王琳凯想起都忍不住带着点笑。就像浮着冰块的柠檬气泡水,又因为喜欢着一个人,加进了嫩甜多汁的蜜桃块,咕噜咕噜往外冒着甜味。

那个人的肤色白得发亮,鼻根有颗小痣,流汗时连湿润的鬓角都是像撒了一地的碎汞。

第一次见面他跟在父亲后面,颇为不自然地摸摸鼻尖,露出一个礼貌的笑说,“琳凯……弟弟?”句末犹疑地还没完全吞进重庆独有的口音里,就被自己凶巴巴拧起眉喊着,“白萝卜!讨厌鬼!”,冲过去咬了一口那藕白的手臂。当然少不了挨一顿揍。

后来想想,自己多傻啊,还天真地以为自己会和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哥哥抗争一辈子。却不想自己在还不知道情爱为何物的年纪,就掉进了名为朱星杰的甜蜜漩涡——

也许是因为他慵懒地弹着吉他弦,唱起“鸡蛋糕和你的嘴角果酱我都想要尝尝”时的嗓音太过温柔,像在耳边呓语呢喃。

也许是打球时穿着的那件红色球衣太过晃眼,平日里被裹在宽松校服里不见天日的皮肤,被艳色衬得像海底的珍珠。偏偏还要端着篮球朝自己挥挥手,“琳琳过来一起打啊”,弯着眼睛笑得比同班的校花还漂亮。

又或许是因为朱星杰掌心落在发顶时叫的那声“小琳”,温柔得无可救药,足以叫他沉溺在橘子汽水味的悸动里。

“哥哥”。王琳凯把这两个字揉碎在舌尖,有什么在心底破开,生根萌芽。

【朱星杰】

还记得翻墙逃学一起去水族馆,面对昏暗灯影下鱼群浮游,男孩好看的侧脸。王琳凯眯着眼笑着转过来的时候像只小狐狸,说哥你看上去好像那条胖头鱼喔。

还记得在沙发上咬着冰棒,那枕在自己大腿上的温度和重量。少年的声音被含糊在雪糕里,眼睛却亮得像是装进了厦门的海,耳膜微振,听到了一句“哥哥,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还记得房门缝隙传来的压抑的喘息,“哥……”。像溺水的猫,脆弱,又湿淋淋。自己站在门外甚至不敢呼吸,脑中晃过水母、熔浆和糖纸撕裂成的彩色碎片。

是弟弟,又不止是弟弟。

不是情人,却又更像情人。

爱得想触碰却又收回手,唯一越矩的,只是在天台满天繁星下,说着我给你变一个魔术,却带着一点莽撞和情怯,落到嘴角的一个吻。

相握紧的手因为紧张地颤抖着,甚至出了汗,彼此都心照不宣是舍不得松开。他看到王琳凯的眼睛里融进了银河,熠熠发亮,比夜空点点星光更好看。

the first thought, the best thought。少年情愁被裹进每一个青春记忆的角落,像是折好了的千纸鹤,打开才能发现里面那些秘而不宣的爱意。

“我不是服务员 我是专门来服务您的”

男孩眯着眼笑得像只小狐狸,

晚上就抱着枕头敲敲朱星杰的房门说,

“space的特殊服务来了喔”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啦!谢谢大家!!!

明天打算和喜欢的男生告白了。


他以前用小电驴载着我“危险驾驶”,耳边是呼啸的风,怕自己掉下去所以抓紧了他的衣服。他还得得瑟瑟说我就猜你会喜欢这种感觉,你是不是就想以后男朋友这么载你。

和他抱怨说觉得自己生活自理能力很差总是依赖别人,他说那就依赖下去啊没关系的,这是我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啊。

自从我说过我不喜欢自己推门以后就连厚厚的门帘都没有让我掀开过。

我不吃葱姜蒜,给我买瓦罐汤的时候本来要放上面的葱姜蒜被他用勺子装着没有加进去,说就知道你不吃。

我咳嗽不能喝冷饮,他问我要喝什么的时候我犹豫了很久没答案,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一杯热的梨汁。

去吃转转锅,一直问我要不要吃这个要不要吃那个,哄着让我多吃菜。我蟹棒没撕塑料纸就扔了进去,他给我捞出来撕开的。

去欢乐谷玩最刺激的那个项目的时候,我们相对着坐,我怕得快哭了,他一直在喊我问我听不听得到,用他的腿碰我。

好像是排队等旋转木马的时候广播说到小孩子什么的,然后他说你不就是小孩子吗。

进第x人格集装箱的时候,他的手在后面环抱状扶住我腰部的衣服让我往前走。

在地铁里我不够高摸不到扶手,他说你扶住我手吧,所以就搭着他的手臂摇摇晃晃的。

我走路不看路,他看到有车会一把把我扯回来,说我是个傻子。

真的好喜欢他啊——

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一点好运呜呜呜!





【霖鬼】一辆车而已需要什么标题

道具注意

霖鬼 霖鬼 霖鬼!董又霖x王琳凯!

已删

【星鬼】泳池play

非现实向!一个小鬼趁杰哥出差不在开泳池趴浪,被提早回来的杰哥发现,在泳池这样那样的故事。

老婆 @勺你还是憋说了 的点梗

还有宝贝 @小鲸鱼跃龍门 看到要开心一点啊!

已删